全國教育機構推薦虛擬社區

              關上門 醫生給我做全身檢.查

              美顏護膚手冊 2021-10-09 10:43:25

              ?

              春天來了,鶯飛草長,萬物復蘇,男人女人的心思都開始活絡了。

              ?

              然而這個明媚的春天對秦風來說更像是一場災難,料峭的春風讓他萬念俱灰。

              ?

              從民政局扯了離婚證出來,鋪天蓋地的陽光撲面而來,秦風長長吐出一口濁氣。扭頭看了一眼身邊一臉冰渣子的女人,心想,從今往后這個女人就算是前妻了,同路變陌路原來也僅僅是一張紙的距離。

              ?

              前妻蘇菲冷眼白了一眼秦風,冷哼一聲,伸手攔下一輛出租車揚長而去,走的是那么決絕,不帶一絲留戀,那絕然離去的背影仿佛一只驕傲的母雞。

              ?

              去他娘的,秦風心中暗罵:該死鳥朝天,以后就各人顧各人唄。

              ?

              走在銀城四月的春風里,秦風心如死灰,這世上的人翻臉比脫褲子還快,自己這兩年混得不如意,走到哪遭到的都是冷眼,連婚姻都受到牽連,老婆在自己最失意的時候提出了離婚。原本秦風妄想挽留的,可面對一個變了心的女人,再多的努力都是枉然,索性成全她吧。

              ?

              一輛紅色的瑪莎拉蒂敞篷轎車開了過來,這種高檔轎車在銀城這個小城十分的惹眼,街道上的人不由自主被吸引了目光,看著靚麗的轎車里坐著一名戴大墨鏡的年輕女人,女人的波浪卷發被風輕輕吹起,顯得十分的飄逸。

              ?

              昨夜下過一場春雨,小城的路面上還積了不少雨水,瑪莎拉蒂開到秦風身邊時濺起一股泥水,飛濺到秦風身上和臉上。

              ?

              原本心情就低落的秦風一陣惱怒,他奶奶個球,失意的人走到哪都倒霉,開輛破車牛逼什么,秦風勃然大怒,破口大罵:“開車沒長眼啊,開那么快你就不怕一頭撞死!”

              ?

              瑪莎拉蒂停了下來,車上的女人臉上擠出一絲笑容,歉意地說道:“對不起啊,濺你一身泥,真是不好意思,要不我賠你一件衣服吧?!?/span>

              ?

              女人的態度不錯,而且不僅穿著時髦洋氣,而且長得看起來還挺漂亮,身材也蠻不錯,秦風忽然發現一肚子怒火找不到了目標,擺擺手淡淡地說:“沒事,你開車注意點就是了,濺到別人就沒這么好說話了?!?/span>

              ?

              秦風轉身想走,沒想到女人忽然喊了一嗓子,“哎,你等等?!?/span>

              ?

              秦風轉過身,詫異地看著女人,搞不懂她做錯事怎么還沒完沒了啦,滿臉的狐疑和不解。

              ?

              “哎,你真不認識我啦?”女人忽然笑瞇瞇地看著秦風說道,臉上的笑容十分親切自然,隱隱似乎有幾分熟悉的氣息。

              ?

              秦風滿腹狐疑地看著女人,瞪大了眼睛問道:“你認識我?你是……”

              ?

              女人笑瞇瞇摘下墨鏡,嫣然一笑,露出兩排整齊潔白的貝齒,給人一種守得云開見月明的明媚,說道:“再好好想想,你不會真的把老同學給忘了吧?”

              ?

              看著眼前這個有著陽光般笑容的女人,秦風猛然想起來了,記憶的閥門洪水般打開,失聲說道:“余昔,你是余昔???真的是你嗎,我該不會是在做夢吧?”

              ?

              “哈哈哈……”女人滿意地大笑起來,一臉陽光明媚地說道:“沒錯,就是我了。七八年不見了,沒想到這么巧,在這里能碰到你?!?/span>

              ?

              “是啊是啊,我也完全沒想到?!鼻仫L興奮異常地說道,心情忽然大好,驚疑地問道:“奇怪,你怎么會出現在銀城,八年前你不是舉家去了省城嗎?這次回來是有什么事嗎?”

              ?

              “沒事我就不能來銀城一日游嗎,呵呵?!庇辔粜呛堑卣f道:“怎么,你就打算站在大街上跟我聊,不請我去你家里坐坐?”

              ?

              秦風連忙說道:“不好意思,你看我一高興什么都忘了。我家里太亂,不方便招待客人,要不我們去找個咖啡店坐坐?”

              ?

              “也行吧?!庇辔舨恢每煞竦卣f道,看著秦風的眼神變得復雜起來,搞得秦風都有點難為情。

              ?

              ……

              ?

              雕刻時光咖啡店,這里算是銀城這個山中小城最上檔次的地方了,但生意卻不怎么好,平時客人不多,一杯咖啡就上百塊,在銀城這種小地方沒多少人真正能消費得起,秦風也是咬緊牙關帶余昔來的。越不如意的人越敏感,生怕被人輕視。

              ?

              余昔用勺子輕輕攪動著杯子里的咖啡,一臉玩味地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神情顯得有幾分拘謹的秦風,臉上始終掛著若有若無的笑意,搞得秦風更加的心虛。

              ?

              從余昔開的瑪莎拉蒂跑車,以及身穿的穿著氣質,秦風就知道對方混得肯定很好,而如今自己如此落魄,就顯得越發的寒酸,說話都要小心翼翼,心虛的手心都在冒汗,不自信的人就是這樣。

              ?

              “這些年,你過得好嗎?”秦風輕聲問道,說話十分的小心。

              ?

              “嗯,還行吧?!庇辔魺o所謂地說道,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微微蹩眉,看起來這家店的咖啡不太對她的口味。

              ?

              說完這句話,秦風就不知道說什么了,掏出煙盒想抽一根煙緩解緊張情緒,可看到坐在對面的余昔,遲疑一下,又把煙放回了煙盒。

              ?

              余昔笑了笑,說道:“沒事,想抽就抽吧?!?/span>

              ?

              秦風硬著頭皮點燃一根煙,抽了一口后感覺情緒總算緩和了許多,抬頭看了眼長得如花似玉的余昔,心中暗想,對面這個女人還是我當年認識的那個女孩子嗎?

              ?

              想當年,自己可是銀城一中的風云人物,余昔似乎對自己有那么點意思,可當時自己眼高于頂,一門心思想考名牌大學,對許多愛慕追求他的女生視若無睹。如今時過境遷,當年許多女生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如今成了一坨狗屎,哎,想到這里,秦風不由嘆了口氣。

              ?

              “聽說你現在銀城一中當副教導主任,干得怎么樣,還順心吧?”余昔冷不丁地問了一句,但這句隨意的問話卻把秦風嚇了一跳。余昔剛回銀城,兩人也是第一次見面,可她怎么什么都知道,難道自己離婚的事她也已經知道了。200

              ?

              秦風模棱兩可地回答道:“還行吧,嗨,反正都是混日子,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span>

              ?

              “混日子???”余昔皺了皺眉頭,明顯滿臉地失望之色,說道:“可不像你說的話呀,我記得你當年可是志向遠大,有遠大的報復,怎么這才大學畢業幾年時間就消沉成這樣了?!?/span>

              ?

              秦風苦笑一聲,無可奈何地說道:“不混日子又能怎么樣,當年我是志向遠大,可那是因為自己太幼稚,根本就不了解什么是現實世界?,F在我終于明白了,當年自己就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蠢材,簡直太可笑了?!?/span>

              ?

              “不,你不能這么說自己?!庇辔艉鋈蛔兊檬旨?,滿臉激動地反駁道:“你不能這么消沉下去,更不要妄自菲薄。你是有理想有抱負有才華的人,不能因為短暫的逆境就對現實徹底失望。生活不是你認為的那樣,還是有很多美好的東西存在?!?/span>

              ?

              “美好的東西?在哪里,我怎么看不到?!鼻仫L苦笑道,光有理想有抱負有才華有個屁用,沒有關系,沒有背景都是騙人的鬼話,在銀城這個小地方就是混不開,只能做一條委曲求全的走狗。

              ?

              余昔卻一臉堅定地說道:“你早晚會看到的,現在我只問你,你還有理想嗎?”

              ?

              看著余昔堅定的目光,秦風心里沒來由的多了幾分自信,遲疑片刻,點點頭說道:“有!”

              ?

              “是什么?”余昔步步緊逼道。

              ?

              秦風斟酌片刻,認真地說道:“當上我們學校的正教導主任,行政級別提到正科級?!?/span>

              ?

              噗嗤,余昔一口咖啡差點噴出來,看著秦風一臉認真的樣子哈哈笑了起來,眼神里全是又可笑又可氣,笑了半天才止住笑,手指著秦風說道:“你就這點出息?我當是什么理想呢,原來你對生活就這么點盼頭?!?/span>

              ?

              秦風卻一點也不覺得可笑,這是事實,如果不是干了四年教導副主任都沒升上去,老婆蘇菲也不至于跟自己離婚。當年能當上教導副主任,還是蘇菲的叔叔,當時擔任教育局副局長,給自己了這么一個職務,他到現在估計還是個普通教師。兩年前蘇菲的叔叔退休了,自己的仕途也就停步不前,而且隨著校長換人,自己連副主任都快保不住了,隨時有可能被某個皇親國戚替換掉。

              ?

              秦風正色說道:“余昔,可能你覺得這點愿望十分可笑,但對我來說卻非常重要,關系到我的生存空間和地位。在銀城這個小地方,人都活得很現實,很短視,只看重眼前利益,可是沒辦法,這就是生活現實?!?/span>

              ?

              余昔仍然滿臉帶笑,無奈地說道:“好吧,算我怕了你。也許你說的是客觀現實,不過對那你這個答案我很失望,太小家子氣了,這跟多年前的你簡直就判若云泥?!?/span>

              ?

              “大概是吧,”多年前自己是什么樣子,秦風都有些想不起來了,他苦笑一聲,無可奈何地說道:“可是有什么辦法,只能向現實妥協了?!?/span>

              ?

              余昔看著滿臉苦澀,一幅看透人生的秦風,心里沒來由的感到一陣心酸和痛楚,眼神里滿是憐憫,默默無語半天后才說道:“相信我,生活沒你想象的那么好,可也沒你想象的那么糟糕。你這個愿望我來幫你實現,不過我希望你能振作起來,做回從前的你自己?!?/span>

              ?

              秦風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女人,一時有點反應不過來,但最后那句話卻在他耳邊炸響,她來幫自己達成愿望,憑什么?

              ?

              ……

              ?

              秦風離婚的事當天就在銀城一中傳開了,幾乎所有教師第一時間就聽到了風聲,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硬是鬧得滿城風雨。

              ?

              小地方就是這樣,一點風吹草動都能搞得人盡皆知,單調乏味的生活讓人們對任何變動都異常敏感,就連大街上跑的野狗都能嗅到味道,秦風對此感觸尤其深刻。

              ?

              早晨他是請假去民政局辦理離婚手續的,下午回到學校里,很多人有意無意就拿秦風打趣,有人看著秦風幸災樂禍地問道:“哎,秦副主任,聽說你離啦,真的假的?”

              ?

              秦風沒有理睬對方,徑直向自己的辦公室走去,路上碰到教導主任張大發,更是擠眉弄眼地看著秦風問道:“喲,這不是小秦嗎?現在又恢復快樂的單身漢了,今晚是不是擺一桌慶賀慶賀啊?!?/span>

              ?

              看到這個張大發,秦風心里的火就蹭蹭往上躥,這孫子這些年不僅牢牢壓著自己一頭,還對蘇菲覬覦已久,總是挑撥自己的夫妻關系,好幾次言語間吃蘇菲的豆腐,完全不把秦風當回事。

              ?

              這次學校換了校長,緊接著副校長和教導處的主任副主任都要調整,據說張大發市里和教育都有關系,這次很有可能當上副校長,整天得意忘形,到處牛逼哄哄的,走路都踮著腳,正眼都不看人了,整個一幅小人得志的嘴臉。

              ?

              “張主任,我離不離婚跟你有啥關系?”秦風終于忍無可忍,出言反擊道:“這世上總有那么一撮人,整天吃飽了撐的關心別人家的事,你勸你還是管好你自己老婆,萬一你這副校長當不成,她說不定也跟你鬧離婚?!?/span>

              ?

              張大發沒想到秦風居然敢跟自己頂嘴,勃然大怒,臉色一變,手指著秦風罵道:“姓秦的,你嘴巴放干凈點,都已經混成這個鳥樣了你還繃著勁,真把自己當個人物啊。我要是你,早就一頭撞死了,老婆跟人跑了,副主任都保不住了,你還活個什么勁!”

              ?

              秦風懶得跟他斗嘴,鄙夷地乜斜一眼,大步往辦公室走去。進入辦公室后猛然發現,剛才還熱鬧非凡的辦公室忽然一下子安靜起來,里面的人都不吭聲了,假裝各自忙自己的事情,眼睛卻有意無意往秦風身上瞄,那眼神讓秦風如芒在背。

              ?

              秦風嘆了口氣,冷眼掃了眾人一眼,做到自己的辦公桌椅上,拿起教案卻一個字都看不進去,腦子里亂哄哄的,一會是早晨離婚時前妻冷漠的神情,一會是張大發那張可惡的嘴臉,一會又是余昔貌美如花的倩影,渾身都感覺難受起來。

              ?

              這個世界到底是怎么了,自己的私事礙著誰了嗎,咋就讓自己一下子成了話題人物?可秦風沒有意料到,從這一天開始,他的生活不僅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而且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是銀城一中的話題人物。

              ?

              幾天后,市委組織部的考察組到了銀城一中,這次考察組主要任務就是調研考察銀城一中的副校長和教導主任等中層干部。誰都沒有想到,第一個被叫去談話的不是張大發,也不是呼聲最高的其他人,而是郁郁不得志的秦風。

              ?

              別說秦風徹底懵圈了,連校長和幾位在職的副校長也都蒙了,校長楊偉奇納悶地問考察組帶隊的干部處處長李奇:“李處長,會不會是你們的名單搞錯了,我們學校提供的考察人選沒有秦風這個人???”

              ?

              李奇十分肯定地回答道:“不會有錯的,你去把人叫來吧,我們考察組要先跟他談話,通通氣?!?/span>

              ?

              一臉郁悶的校長楊偉奇離開一號會議室,摸著腦袋半天沒想明白這里面哪里出了差錯,秦風什么時候成了重點考察對象?他該不會是因為離婚的事兒作風出了問題,被人舉報了,考察組這是來興師問罪的。想到這里,楊偉奇堅定了自己的想法,沒錯,一定是這樣子的。

              ?

              想通了這一點,校長楊偉奇不由對秦風有點同情起來,原本挺好的一名教師,可惜人有點愛較真,又比較清高,可惜家里沒啥背景,這種人注定是要吃虧的,否則也不可能越混越混不開了,在整個銀城一中都有些無立錐之地的趨勢。

              ?

              出于對秦風的同情,楊偉奇親自去了教導處辦公室,叫上一臉懵然的秦風往一號會議室走去。在秦風離開辦公室的時候,背后是一大片送行的目光,有幸災樂禍的,有同情的,又冷眼旁觀準備看熱鬧的??傊蠹叶颊J定了一件事:秦風這回要倒霉了。

              ?

              到了一號會議室,校長楊偉奇和秦風在考察組對面的桌子旁坐下,一臉不明所以地看著考察組的人。組織部干部處處長是這次考核的主要負責人,旁邊還坐著一男一女,一個負責記錄,一個負責補充問題。

              ?

              李奇戴著一副斯文的眼鏡,人看起來很精干,一雙眼睛炯炯有神,透露出睿智的光芒。作為組織部主要負責干部考核的人,李奇閱人無數,還是很有幾分看人識人的眼光的。

              ?

              “李處長,這位就是你要找的秦風,他……犯什么錯誤啦?”楊偉奇滿臉狐疑地看著李奇,終于忍不住將心中的疑慮問了出來。

              ?

              李奇怔了一下,不過很快明白過來楊偉奇的疑問,笑了笑說道:“犯錯?他能犯什么錯,我們是來干部考核的,不是紀檢糾察的。楊校長,你出去吧,我們要單獨和秦副主任談談?!?/span>

              ?

              這么簡單的一句回答,對楊偉奇來說卻如同晴天霹靂,考察組真的是來考核秦風的,那也就意味著這次干部調整他是重點培養對象,難道這家伙開始轉運了?楊偉奇感覺腦子不太夠用了,從來沒聽說秦風又什么背景啊,這與之前從市委組織部傳出來的考核名單明顯不符啊,到底是什么人干預了這次干部調整?

              ?

              秦風更是徹底暈菜了,從來就沒想過自己能進入考核名單,而且這次鐵定是要被調整出去的,下放到哪個鎮上的中學當個普通教師,這才幾天時間,怎么風向就徹底轉了?

              ?

              直到跟考察組談完話,秦風的腦袋還是蒙的,這太不可思議了,簡直像是在做夢一樣,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實,那么虛幻。

              ?

              自己居然被列入重點培養對象,副科提正科,職務很有可能就是夢寐以求的教導主任,這在銀城一中可是個肥缺,實權人物,上通下達,有時候教導主任說句話比副校長還管用。想到這里秦風就心情激動,一個心如死灰的心臟開始劇烈跳動,這一刻才確切意識到春天真的到來了。

              ?

              回到自己家里,面對家里的冰鍋冷灶,秦風的心情卻好極了,自己下廚抄了兩個菜,燜了一鍋米飯,特意下樓去買了一瓶白酒,自斟自飲起來。

              ?

              喝得暈乎乎的時候,秦風猛然想起來那天余昔給自己說的那番話,難道這種轉變跟余昔有關?可她究竟是干什么的呢,雖然看起來很有錢,可能把手伸進銀城的官場,這能量就有點恐怖了。

              ?

              ……

              ?

              秦風被組織部重點考核的消息像是長了翅膀的風箏一般,一天之內再次傳遍銀城一中的每個人耳朵里,甚至傳遍了銀城的大街小巷。所有認識或者知道秦風的人都在議論,這個秦風怎么突然就走了狗屎運,明明要被下放的人,怎么就突然福星高照,成了香餑餑?

              ?

              銀城一中更是有很多人睡不著覺,百思不得其解,憑什么?憑什么這個混得不如一條狗的秦風突然就要被提拔了?組織部的那些人腦袋被驢踢了嗎?

              ?

              教導主任張大發在家里大發雷霆,破口大罵,罵得房頂都在震動。今天他沒有被找去談話,他已經明顯感覺到了危機,形勢對自己很不利,難不成自己升職的事要泡湯了?這個姓秦的要上位?

              ?

              不行,絕對不能讓這種事發生,如果真是那樣,自己在銀城一中還有什么顏面混下去。想到這里,張大發披上外套,怒氣沖沖走出家門,跑去教育局找自己的靠山商量對策去了。

              ?

              與此同時,秦風的前妻蘇菲也聽到了風聲,一開始她根本就不相信,覺得這根本就是扯淡,秦風如果能被提拔,除非母豬能上樹,自己也不會跟秦風離婚,那還不翻了天了??上鞯糜斜亲佑醒?,很多人都在傳,大家都說秦風走了狗屎運,語氣里有羨慕,但更多的是嫉妒,這就讓蘇菲心里泛起嘀咕,難道是真的?

              ?

              蘇菲是個徹頭徹尾的官迷,自己靠著叔叔的余蔭在社保局謀了個職務,可想往上爬根本不可能,這輩子是沒啥希望了,因此將全部希望都寄托在秦風身上。

              ?

              可這些年秦風混得很不如意,走到哪都不吃香,親戚朋友們整天笑話秦風除了清高傲慢,屁本事沒有,恐有志向,其實就是塊扶不上墻的爛泥。這讓蘇菲十分惱火,為此吵架拌嘴是家常便飯,最后實在忍無可忍,毫不猶豫選擇了離婚??蓜傠x完婚秦風就真的被提拔了,那自己不是虧大了?

              ?

              想到這里,蘇菲也坐不住了,摸出手機想給秦風打個電話,可翻了半天通訊錄,才發現自己早已將秦風的手機號碼刪掉了,可想而知,當初對秦風她是何等的失望,何等的決絕。

              ?

              忽如一夜春風來,秦風即將被提拔的事情如同一條重磅新聞傳遍了銀城內外,所有人都在議論這個消息,大家的第一反應出奇的一致,秦風這小子走了什么狗屎運?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全國教育機構推薦虛擬社區@2017

              凸输偷窥XXXX间谍自由_国产女人A片视频免费看_欧美成人免费全部网站_免费人成视频X8X8日本_放荡的女教师3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