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教育機構推薦虛擬社區

              紅樓教育志:寶玉抓周與“標簽效應”

              蝌蚪士 2021-11-21 16:17:32

              特別聲明


              本平臺推出文稿均出于非商業性的教育和科研目的,旨在傳播學術研究信息、凈化大學教育與科研生態環境。但聲明該文僅代表原作者的個人觀點并不意味著本公眾號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有異議或侵權,本平臺將在第一時間處理。期望讀者關注點贊《蝌蚪士》公益事業:?為苦逼科民發聲、并貢獻正義的智力;且為平民大眾免費科普,使之走進科學、傳承科學、壯大科學——人人都能成為真才實學的蝌蚪士?(主編| 賽德夫).

              來源:余孟孟科學網博客

              ?

              “那周歲時,政老爺便要試他將來的志向,便將那世上所有之物,擺了無數與他抓取。誰知他一概不取,伸手只把些脂粉釵環抓來。政老爺便不喜歡,說他將來是酒色之徒。因此便不甚愛惜?!?/span>


              這是《紅樓夢》第二回,冷子興向賈雨村“演說榮國府”時,對賈寶玉的一段描述。正是這段描述讓很多人對賈寶玉產生了極為深刻的第一印象,也是這次測試活動讓一個父親對自己的兒子產生了揮之不去的“刻板印象”。


              不幸的是,寶玉長到十幾歲時,果然厭惡男人,鐘情脂粉釵環,喜歡跟姊妹們混在一起。他還常說一句讓人哭笑不得的話:“女兒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見了女兒便清爽;見了男子,便覺濁臭逼人?!?/span>


              這是什么測試活動?竟然真的就能預言人未來的性情和志趣?


              這種活動稱之為“抓周”或“試兒”,是中國古代的一種民間習俗,現在我國很多地方還保留著這項傳統民俗。就是在兒女周歲時,陳列各種物品,聽任孩子抓拿,以此預測其將來的性情、志向和愛好?!额伿霞矣枴わL操篇》說:“江南風俗,兒生一期,為制新衣,盥浴裝飾,男則用弓矢紙筆,女則刀尺針縷,并加飲食之物,及珍寶服玩,置之兒前,觀其發意所取,以驗貪廉愚智,名之為試兒?!边@里的“一期”,就是指一年,一周歲。


              試兒的時候,親表還要來相聚宴飲祝賀,是小兒出生后一個隆重的儀禮??梢韵胍?,“鐘鳴鼎食之家,翰墨詩書之族”的賈府要給公子哥舉行“抓周”儀式,周圍一定聚攏著不少親朋故舊。此刻的賈政,一定希望自己的兒子一把能抓著官印、筆墨,或書籍之類的東西,用來證明這個孩子未來前途遠大。沒想到,這個人人都以為貴不可言的銜玉公子,卻什么都不抓,專挑女人用的脂粉釵環拿。這一天,作為父親,賈政一定氣得要死,覺得臉面無存,只有用憤怒來掩飾自己的失望和尷尬。


              在這里,我想起發生在二十多年前的一件往事。那時我十歲,一個妹妹八歲,另一個妹妹只有一歲。就在這個小妹周歲生日那天,我們家也為她舉行了一個抓周的活動。這個活動是在奶奶的帶領下進行的。我們一大群小孩子把自己能想到的所有東西都擺到一張桌子上,然后把小妹妹領到桌子旁。正要讓她抓時,奶奶說:“等一下!”然后她就到廚房拿出來一個熱氣騰騰的饅頭,放在桌子中間。小妹的眼睛就完全被那個冒著熱氣的饅頭所吸引。她慢慢地挪動身體,停在一個她認為合適的位置,就舉起小手抓向那個熱饅頭。一下子,我們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來。小妹便抬起頭,把我們看了一圈,然后就改變了自己的選擇,抓了饅頭旁邊一個手表。自此,我們便說這個孩子將來一定很有錢,很富貴。因為那時候在農村戴手表的人還不多。


              之后,我和大妹就追問奶奶:我們倆當年抓的是什么呢?奶奶就笑著對我說:“你抓的是一本書,丫頭抓的是一支鋼筆。你倆都是念書的料,將來都是讀書人”。我和大妹高興極了,而且對此深信不疑。


              直到我研究生畢業的那個暑假,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一天晚上,我和母親聊起小時侯抓周的事,便對她說“我小時候抓的是書,一口氣就念了20多年書;大妹抓的筆,也念到大學畢業了。抓周測志還挺準的?!蹦菚r,奶奶已經過世很多年了。母親聽我這樣說,便笑了。我不解地問她笑什么。她才說出了實情:“其實,你們倆當年抓的都是熱饅頭?!?/span>


              可以看出,其實“抓周測志”并沒有多少科學道理。剛滿一周歲的嬰兒性情未定、萬事不懂,他在花花綠綠、玲瑯滿目的物品中,對其中的某一個“情有獨鐘”,更多的是一種隨意和偶然的行為,并不具有預示未來發展的價值,也很難說這個物品就和孩子今后的命運、志向、職業有什么必然關聯。因為,有很多物品本身并沒有明確的指向,它的“語言”和意義完全要靠人為的賦予,而這種意義賦予也常常是不同的,甚至是矛盾的。


              比如,嬰兒抓了一把刀,預示著什么?是橫刀立馬的大將,還是持刀行兇的歹徒?嬰兒抓了一個掃把,預示著什么?是橫掃天下的大人物,還是打掃街道的清潔工?如果要追問我和妹妹當年抓的是饅頭預示著什么?有人可能會說是飯桶飯袋,但也有人可能會說是衣食無憂??梢?,對抓周進行簡單的預言對應,就像查看《周公解夢》一樣,娛樂價值遠大于實際價值。


              然而,有人可能會說,嬰兒有嬰兒的世界,他們的世界不同于成人的世界。他們傾向于某物,一定有某種先天的成分存在,不能完全忽視。即使這種說法有兒童心理學的依據,我們也只能說,抓周的測試價值只在嬰兒的當時,而不能就此預言或決定他的一生。因為,人是萬物中最復雜、最活潑的生物,人永遠在成長變化當中。另外,教育使人成為人。一歲的嬰兒,還沒真正接受過教育,只是形成中的“人”,還不是完全意義上的“人”,焉知他長大后不會是另一番情形。


              白居易有詩云:“試玉要燒三日滿,辨材須待七年期?!睂θ说某砷L和未來,不能盡早盡快地下結論。因為人的成長和成材都有一個較長的過程,而這個過程往往充滿著波折與偏差。所以,作為教育者,切不可以孩子成長中的某一個事件為其定位和“貼標簽”:偶爾考試不及格,決不能就認定不是讀書的料;偶爾偷了一次東西,也決不能給孩子貼上“賊”的標簽。當然,另一方面也決不能因為孩子物理競賽得了一次獎,就認為將來會成為物理學家;不能因為孩子一首歌唱得好,就認為將來能當歌星。


              如果說,賈寶玉當年抓周的結果是一種過錯和恥辱,那也只能代表一周歲時的賈寶玉,只能代表過去的賈寶玉,而這也只是其成長中的一個事件,賈政因此就認定他“將來是酒色之徒”,給他貼上這個標簽,是缺乏教育依據的。甚至可以說,賈寶玉長大后真的親近女性、熱衷脂粉,在一定程度上,是和這個標簽有關的。


              蔣勛說,抓周“是華人社會可怕的習俗,一個一歲的孩子,懵懵懂懂,在眾目睽睽之下,就要表演出未來一生的成就結果?!蔽也⒉挥X得這個習俗本身是可怕的,因為在本質上,它的儀式價值就遠大于功能價值。真正可怕的是像賈政那樣據此就給孩子貼一個負面的標簽,然后在漫長的成長中,這個標簽在潛意識中逐漸發揮出了“標簽效應”,而孩子也在無形中朝著這個標簽發展。


              如果說,賈政不自覺地用自己的兒子寶玉做了一次負面的“標簽效應”的教育試驗,那么,下面這位心理學家就用一群孩子做了一次正面的“標簽效應”的教育試驗。


              1968年,美國著名心理學家羅森塔爾和他的助手們來到一所小學,說是進行7項試驗。他們從一至六年級各選了三個班級,對18各班的學生進行了“未來發展趨勢測驗”。之后,羅森塔爾以贊賞的口吻將一份“最有發展前途者”的名單交給校長和相關老師,并叮囑務必保密,以免影響試驗的正確性。8個月后,羅森塔爾對這些學生進行復試,結果奇跡出現了:凡是上了名單的學生,個個成績有了較大的進步,且性格活潑開朗,自信心強,求知欲旺盛,更樂于和人打交道。當大家都贊嘆這項試驗時,羅森塔爾才對老師們說出了實情:其實他對名單上的學生一點也不了解,這些學生是他隨意挑選出來的。這就是教育心理學史上著名的“羅森塔爾效應”,也叫“標簽效應”。


              為什么謊言會成真?為什么“標簽效應”會發揮作用?因為羅森塔爾是著名的心理學教授,他在大家心中有很高的權威性。校長和老師們對他的話深信不疑。這份名單對老師們產生了暗示,影響了老師們對這些學生的期望和評價。這些積極的期望和評價通過老師日常的情感、語言和行為傳遞給了學生,也讓學生自己感受到了這種期望,認為自己是聰明的、有前途的,從而提高了自信心,也提高了對自己的要求,最終逐漸朝著心理學家貼的“最有發展前途者”的標簽發展。


              現在想來,當年在我奶奶那里,我和大妹就是羅森塔爾教授名單上的學生,而且奶奶還把這個信息和她的期望清楚地傳遞給了我們。事實上,就在十歲那年從奶奶處得知自己“抓周”抓的是一本書后,我就想,讀書人一定是愛學習的人。所以,我就把自己搞成了愛學習的樣子。甚至,一個人在家里玩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進來,也趕緊拿出書,裝作一副在看書的樣子。然后,就得到了別人的贊揚:“真是個愛看書的孩子?!蔽疫@種略帶欺騙性質的行為持續了幾年后,竟然發現自己真的愛上了學習和閱讀,成績也逐漸好了起來??梢?,“抓周”真實抓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讓它變成一個有意義、有價值的教育契機,如何讓它發揮出“標簽效應”的正向價值來。


              關于“標簽效應”是如何發揮教育預言價值的,有人給出了三個步驟:先定為,再裝為,后變為。


              比如,我們希望孩子是個愛學習的人。就可以用這三個步驟來實現:


              先定為:用盡一切方式說孩子是愛學習的。對孩子說他是愛學習的好孩子。對別人說他是愛學習的好孩子。平時就把他當作是愛學習的好孩子對待。就是說給孩子先貼一個“愛學習”的標簽。


              再裝為:孩子剛開始的時候,可能對你說的話不一定相信,但是當他經常聽到別人把他當作愛學習的榜樣宣傳時,他就可能會去嘗試一下愛學習的感覺。一旦孩子有任何愛學習的表現,立即會得到他人的肯定:他果然是個愛學習的孩子。那這個孩子就會在這些人面前表現得愛學習,即使不是真的愛學習,他裝也得裝成愛學習的樣子。周圍說他愛學習的人越多,他裝的范圍越廣;他周圍說他愛學習的人堅持越長時間,他裝的時間就越久。


              后變為:當這個孩子經常裝成愛學習的樣子,慢慢的就形成了一種習慣。他覺得他就是這樣的人,愛學習是他本來就有的狀態,于是他真的成為愛學習的好孩子了。


              就是說,想讓孩子變成什么樣的人,就一定要先以他是什么樣的人來對待他。


              其實,關于“裝出愛讀書的樣子”這事,在《紅樓夢》中也有涉及。第十九回,襲人假意跟寶玉說,她家人要把她贖回去。寶玉不愿意,襲人便跟寶玉“約法三章”。襲人說的第二件事,就是“你真喜讀書也罷,假喜也罷,只在老爺跟前,或在別人跟前,你別只管批駁誚謗,只作出個喜讀書的樣子來,也叫老爺少生些氣,在人前也好說嘴?!?/span>


              可惜,襲人對寶玉的影響力畢竟有限,寶玉為留襲人而滿口答應的三件事,最后一件也沒有兌現。更深層的原因還在于,即使寶玉聽了襲人的話,裝出喜讀書的樣子,也會因為缺乏第一步“先定為”這個深層的動力而不能長久,因為賈政早給了他一個揮之不去的標簽——酒色之徒,而且后來還不斷強化這個標簽。


              比如,第二十三回,當寶玉在賈政面前說了襲人名字的來歷,是源于“花氣襲人知晝暖”這句詩時,父親賈政就立馬責罵道:“可見寶玉不務正,專在這些濃詞艷詩上做工夫?!薄翱梢姟倍趾我??就是在潛意識中印證自己早先給寶玉的那個標簽。


              既不愿看到寶玉朝著自己給的那個標簽發展,卻又在有意無意地強化這個標簽。這是作為父親的賈政,在兒子教育方面的一大悲哀。


              假如寶玉生活在今天,假如寶玉抓的依然是“脂粉釵環”,那么,我們如何讓這個“抓周”事件成為一個正向的“標簽”和有積極意義的教育契機呢?


              一種選擇是像我的奶奶和羅森塔爾教授那樣編出一個“善意的謊言”;另一種選擇就是對“脂粉釵環”重新解讀,賦予它不同于“酒色之徒”的另一種意義。比如,鄭萬鐘在《漫說紅樓話教育》一書中就說,“我們作為教師、作為家長的,何不設想他今后會成為開發美容化妝品或經營金屬飾物的企業家之類的人物呢!何不讓他受完義務教育后學一點精細化工、工藝制作、經營之道呢?”這雖是一種突發奇想,卻有積極的啟發意義。


              Copyright ? 全國教育機構推薦虛擬社區@2017

              凸输偷窥XXXX间谍自由_国产女人A片视频免费看_欧美成人免费全部网站_免费人成视频X8X8日本_放荡的女教师3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