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教育機構推薦虛擬社區

              男人睡你和愛你的區別,女人一定要懂!

              每天教你讀心術 2021-11-21 07:24:17

              第1章抓奸在床

              熱……

              渾身難受如同被架在火上炙烤。

              程漓月眼昏昏沉沉中,眸光迷離的抓住一個人的手臂。

              她想要求救,鼻間傳來濃郁的男性氣息,撲天蓋地的涌來,她微微輕啟的唇被強勢堵住。

              她本能的想要反抗,可是,男人不給她任何機會,長驅直入,挑開她的齒,吞卷她的一切。

              明明該是對這個陌生男人的吻感到排斥和抗拒的……

              可是,為什么她的身體里卻涌起了亢奮?

              下一秒,身下卻傳來嘶裂一般的痛楚……

              強烈的痛感攫住她……

              ……

              清晨。

              金色的陽光從皇家風范的窗簾透進來,照亮豪華房間里的一切擺飾……

              白色的地毯上,凌亂的衣服扔在上面,空氣里,隱隱氳氤著一股情歡過后的淫靡氣息。

              床上,女孩纖細的身影在滾金邊的被子里若隱若現。

              小巧的鵝蛋臉,五官精致漂亮,肌膚嫩白如雪,黑發掩蓋的肩胛骨處,隱約可見被粗魯留下的紅印。

              如同櫻花,開在她的全身。

              沉沉的睡意中,倏地,她聽見房門被狠狠推開的聲音,雖然她很不想睜開眼,可是,她意識里,還是強迫自已醒來。

              她睜開眼。

              就看見金壁輝煌的房門外,她的老公陸俊軒猙獰可怕的面,還有他的身邊,婆婆和小姑震驚錯愕的表情。

              “俊軒……”程漓月擦了擦眼睛,當她落在床單,被子,地板,整個房間的陳設,她的腦子有片刻的空白。

              這不是她的房間,這是哪里?

              “俊軒……這是哪里?”她朝門口臉色陰沉的男人尋問。

              陸俊軒冷笑一聲,英俊的臉龐滿是陰鷙,喝問,“你還有臉問我這是哪里,你倒是說說,你昨晚和哪個奸夫在這里過夜吧!”

              奸夫?

              程漓月瞇著眸,仔細回想昨晚發生了什么,可她什么也想不起來,最后的記憶是和君瑤在咖啡廳里喝了一些酒。

              這時,就看見從陸俊軒的身后,她的小姑子陸晴雅和婆婆陳霞跟著進來,她朝身邊的女兒道,“晴雅,好好拍下來,把你嫂子和別得男人上床的樣子給拍清楚了?!?/p>

              和別得男人上床?程漓月的腦子轟然而炸。

              “我……我沒有……”程漓月猛搖著腦袋,想要解釋。

              這時,她婆婆陳霞來頭床前,將她一頭長發扯起,她疼得埂起脖子,露出了被長發掩蓋得胸口,脖子,十幾道刺目的吻痕,觸目驚心的顯露。

              “拍,都拍清楚了?!标愊汲畠赫f道。

              陸晴雅一邊興致脖脖的拍著,一邊冷笑道,“嫂子,昨晚過得很開心嘛!”

              程漓月吃痛的低下頭,看著胸口不知道什么時候多出來的痕跡,腦海里昏昏沉沉的浮現一些羞恥的畫面,她以為那是夢……

              顯然不是。

              她驚慌的去看陸俊軒英挺的臉,只見他的臉色寒厲嚇人,眼神冰冷銳利的盯著她,就仿佛盯著一片垃圾,“很好,程漓月,才結婚半年,你就敢出軌,我不管你昨晚和誰在一起……做好離婚準備吧!”

              撂下這句話,他多看一眼都嫌厭惡的大步推門離開。

              程漓月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無色。

              離婚?

              “不,俊軒,你聽我說……不是這樣的……”程漓月渾身赤著,她緊提著被子蓋住自已的身體,想要追出去。

              這是,她的身體被一股力量狠狠的推倒在床上,是她的婆婆陳霞,她驚愕的看著她,“媽……”

              “你沒資格叫我媽,你這個不要臉的狐貍精,敢背著我兒子偷男人,簡直丟盡了我們家的臉,我告訴你,我陸家絕對容不下你這樣水性楊花的女人?!?/p>

              第2章凈身出戶

              “媽,拍好了?!标懷啪Φ靡獾哪弥謾C說道。

              “程漓月,雅晴手機里有你出軌的證據,識相的,趕緊和我家俊軒離婚,不識相,我就把你的照片送給律師,起訴離婚?!?/p>

              陸俊軒拉開他的保時捷越野車,只見副駕駛座上,一抹風情性感的身影坐在那里,見他進來,紅唇勾起一抹笑意,“俊軒哥?計劃成功了嗎?”

              陸俊軒伸手,將她扯進懷里,扣住女孩的后腦,狂野的吻了下去,女孩雙手摟著他的脖子,立即與他吻得難舍難分。

              一陣綿長而熾熱的激吻之后,陸俊軒笑抵著她精致的額頭。

              “瑤瑤,很快,我就可以娶你了?!?/p>

              “嗯,我等你這句話等很久了?!?/p>

              說完,沈君瑤捧著他的俊臉,朝著他的薄唇主動的親吻上去。

              床上,程漓月慘白著臉,淚花迷住了眼,身上的吻痕,以及下身輕微一扯就嘶裂般的疼楚,令她惶恐不安,昨晚,到底發生什么,她一點記憶也沒有了。

              撿起地上的衣服,她沖進了浴室里,一邊痛苦淚流,一邊狠狠的洗著身上屬于別得男人的氣息。

              下午,程漓月失魂落魄的回到她的婚房別墅里,明亮的大廳里,陸俊軒仿佛惡魔一般坐在那里,黑色的眼底,一片狂風暴雨的景像,盯著她,仿佛下一秒就要將她掐死撕死。

              今早所遭遇的一切,對于程漓月來說,是致命和沉重的打擊,她知道,什么解釋都不用了。

              程漓月看著沙發上的老公,深呼吸一口氣道,“俊軒,我同意離婚,但是,我要回我父親手里百分之十的股權,另外的百分之五,算是我給你的補償?!?/p>

              陸俊軒一聽,俊顏瞬間變色,他才剛剛坐穩陸氏集團總裁的位置,如果她抽走百分之十的股權,那么,他的威信和地位岌岌可危,甚至從總裁的位置掉下來。

              他陰冷上前,冷笑出聲,“程漓月,你有什么資格跟我要股權?你背叛了我,給我帶了那么高的綠帽子,百分之五的股權就想打發我?”

              “百分之五的股權,換算出來的錢,也有五億多,難道用五億的錢補償你,你還嫌不夠嗎?”程漓月據理力爭,那是父親生前在陸氏集團擁有的股權,她不能憑白就送給陸家。

              陸俊軒眼神陰狠閃爍,他上前,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程漓月,你給我聽著,股權你一份也休想收回去,這婚你不離也得離,如果你想鬧到法庭上,我告訴你,你只會死得更難看?!?/p>

              程漓月瞠大眼,呼吸難受,可她的心里更痛苦的是眼前這張臉,從前的溫柔體貼不見了,有得只是追求利益的丑惡,可是爸爸的股權……

              “陸俊軒……那是我爸爸的……你還給我?!彼迒≈暰€說道。

              “現在是我的,你休想從我手里奪走,程漓月,要么識趣簽字滾蛋,要么……我會讓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标懣≤幒莺莸膶⑺ぴ诘匕迳?,鐵青著臉,扔下一份擬定好的離婚協議,“簽字!”

              “我不簽……”程漓月咬著唇,不想凈身出戶。

              “如果你不簽,你損失的不是這百分之十五的股權,還有你的名聲,甚至你的命?!?/p>

              程漓月嚇得渾身顫栗,抬頭,看著這個曾經信誓旦旦說愛她的男人,此刻,只有無情,陰狠,可怕。

              她幾乎要窒息了。

              程漓月的心終于絕望到了底端,她看著這個男人被利益驅使的惡魔形像,她知道,想要拿回父親的股權,真得可能會付出生命代價。

              “好,我簽?!彼昧Φ囊Ьo唇,在簽字那一處簽下她的名字了。

              第3章得知真相

              陸俊軒拿著這份離婚協議,就仿佛拿到了他的人生財富,他冷冷的宣布道,“協議上說明了,你凈身出戶,明天搬離,除了你自已的東西,其它的一律不得帶走?!?/p>

              程漓月的淚水,一顆一顆滾落下來,全身的血液,都凍僵住了。

              當晚,她就收拾了她的東西搬離了婚房,住入酒店,她聯系了r國的阿姨,阿姨勸她過去和她生活。

              程漓月也厭倦了這里的人和事,但她發現護照還落在陸宅。

              她只好打車回一趟陸宅,剛轉過花園,就聽見樹叢里有人在聊天,聽聲音是她的婆婆陳霞,她朝著什么人笑咪咪道,“這下,滿意了嗎?我們俊軒現在恢復單身了,你也不用受委屈了?!?/p>

              程漓月的心臟重重擊打了一下,她不由走近樹叢之中,只見婆婆正對面的那個女孩,赫然是沈君瑤,只見她嬌羞滿足的點點頭,“嗯,伯母,我爸已經決定入股陸氏集團了?!?/p>

              “那太好了,有了你爸爸的加入,我們俊軒就是如虎添翼,而你,也會是我最喜歡的兒媳婦?!?/p>

              “謝謝伯母成全?!?/p>

              “還叫伯母?”

              “媽……”沈君瑤甜甜的喚道。

              “哎!真是我乖媳婦兒,我打心眼里就喜歡?!?/p>

              程漓月臉瞬間如蒼白的紙,她的心臟仿佛被刀狠狠刺穿,一股怒火幾乎要將她炸烈。

              很多事情聯系在一起,她被沈君瑤拉去咖啡廳!才喝兩杯不到,她就神知不清,醒來,就是那天早上酒店的那一慕。

              這一切……不過就是沈君瑤和婆婆的詭計一,為得就是算計她和陸俊軒離婚。

              原來,沈君瑤的父親打算入股陸家,婆婆想要趕走她,給沈君瑤騰位置。

              程漓月一臉怨恨的臉突然出現在兩個人的面前。

              陳霞嚇了一跳,沈君瑤也吃驚,不過,看著程漓月慘白的臉色,想必她們的談話,她聽見了,兩個人倒是露出了本來面目。

              “你還有臉回來干什么?”陳霞厭惡的看著她。

              “你們……是你們陷害我,你們為什么要這么做?”程漓月紅著眼眶嘶聲質問道。

              陳霞毫無愧色的看著她,“程漓月,別在這里發瘋了?!?/p>

              沈君瑤環著手臂冷笑一聲,“程漓月,你真是傻得可憐,你真以為俊軒哥喜歡你嗎?你還不認清現實,你不過是俊軒哥坐上陸氏集團總裁的踏腳石而已,他愛得是我?!?/p>

              “程漓月,你婚也離了,字也簽了,我們陸家不歡迎你,出去?!标愊稼s人。

              “我回來拿護照,你把我的護照還給我?!背汤煸潞莺莸牡上蜻@個惡毒前婆婆。

              陳霞也想到她的護照是在這里,她哼了一聲,“等著,我這就是去給拿,有多遠,你就滾多遠吧!”

              她自然不會擔擱她出國,現在,程漓月是陸家最不想看見的人,自然是走得越遠越好。

              陳霞一走,沈君瑤瞇眸走到程漓月面前,“俊軒哥會和你結婚,不過是因為你父親手里握著陸氏集團的股權,說實在,你根本配不上他?!?/p>

              程漓月看著這張曾經最好朋友的臉,現在,只有虛偽,厭惡,惡心,她揚起手掌想要給她一耳光,沈君瑤倒是反應快速,一把扣住她的手,“你可沒資格打我,現在,我只是把原本屬于我的幸福和位置拿回來,陸太太的身份注定就是我的?!?/p>

              “所以,昨晚……昨晚就是你們合伙一起設的局?你們所有人……也包括陸俊軒?”程漓月的淚水奪眶而出,心臟再次被刺得鮮血淋淋。

              第4章攜子歸來

              “不錯,我和俊軒哥早就情投意合,暗度陳倉在一起了,他的車禍是假的,每天滿足他生理需要的是我,不過,你字也簽了,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樣?”

              程漓月的身子后退啷嗆后退了兩步,雖然她的面容只是慘白,可是,她的身體里,卻是血流成河,她的老公,每夜都睡得她那里?那些陸俊軒出差的日子,那些他以各種借口不回家的原因,都是因為這個女人?劇烈的痛感攫住她,她感覺快要窒息了。

              “那個男人是誰?昨晚你們按排得那個混蛋是誰?”程漓月睜著淚眼瘋了一般瞪著她,嘶聲低吼。

              沈君瑤有些不奈煩的看著她,“昨晚的男人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昨晚的確被男人上了?!?/p>

              “告訴我是誰!快告訴我是誰……”程漓月瘋了一般大聲尋問。

              沈君瑤煩燥的別開臉,“昨晚我們是給你按排了一個牛郎,后來那牛郎說,有另一個男人先跑進你房間去了,他不想玩三3p就回去了,所以,上你的男人是丑是老,是圓是扁沒有人知道?!?/p>

              “我不信,我可以去查監控?!背汤煸聹喩須獾妙澏?。

              “真不巧,昨天那家酒店的監控壞了?!鄙蚓幮Φ玫靡?,因為酒店就是陸家的。

              程漓月的臉剎白如雪,他們的這個局,設得天依無縫。

              這是,陳霞拿著護照過來,朝她面前一扔,“拿著,趕緊消失?!?/p>

              程漓月握住護照,她瞪著這些人的嘴臉,縱使再不甘心和痛苦,可是,她只感到厭惡,厭惡到多看一眼,多呆一秒,她都會窒息而亡。

              “我恨你們,恨你們所有人?!背汤煸聹I流如雨下,纖細的身影絕望的轉身離開。

              看著程漓月離開的身影,陳霞和沈君瑤相見一眼,總算,把這個多余的人弄走了。

              ……

              四年后,機場。

              一個年輕的女孩在機場舉著迎接牌。

              牌子上寫著“程漓月首席設計師?!钡拇笞?,女孩一雙眼睛焦急的在人群里尋找著自已要接的人。

              她的目光專門放在那些穿著氣質典雅的女人身上。

              而這時,人群里,只見一抹休閑自然的身影推著推車出來,推車上放著兩個大箱子,箱子上面坐著一個身穿藍色牛仔衣,灰色小短褲,米色小球鞋的小男孩。

              在人群里,女孩的身影美麗而纖細,隨意綁在腦后的丸子頭,簡單利落,干凈的臉蛋,五官精致,皮膚如宛如上等白脂一般,好得令人忌妒。

              再看坐在箱子上面的小男孩,雖然只有三四歲,卻已經初見禍水模樣了。

              一頭烏黑的短發,細碎的劉海遮住飽滿的額頭,小小劍眉下,一雙黑寶石般的眼睛靈氣逼人,俏挺的小鼻子下,細薄粉嫩的小嘴,配上健康白皙的膚色,簡直就是封面雜志里走出來的小模特。

              路過的女孩們,看著這個小男孩,都要驚嘆一聲,太漂亮了。

              好想拐走。

              “媽咪,那個阿姨是來接我們的?!?/p>

              程漓月抿唇一笑,兒子雖小,認字卻多。

              她微微呼吸了一口氣,沒想到,一別四年,她又轉回到這座城市了。

              當年,她充滿怨恨離開,現在,她卻心平氣和的回來。

              這四年來,她經歷了什么,其中的幸酸艱苦只有她自已知道,四個的時間,她蛻變,堅強,并且,她已經是一個單身母親。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全國教育機構推薦虛擬社區@2017

              凸输偷窥XXXX间谍自由_国产女人A片视频免费看_欧美成人免费全部网站_免费人成视频X8X8日本_放荡的女教师3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