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教育機構推薦虛擬社區

              姑娘,你可以看起來像個弱者,但必須要有“強者心態”

              尚德機構 2021-11-23 11:14:59

              微信公眾號:尚德機構

              學習是一種信仰

              文|楊熹文 來源:請尊重一個姑娘的努力(neversaynever30)

              ?

              01


              在接受采訪時,我經常被問到這樣一個問題,“從一無所有的窮學生到詩和遠方的旅人,聽說你在新西蘭一路辛苦,中餐館洗過碗,睡過朋友家地板,開快要報廢的車…請問你是怎么熬得過這些苦的?”


              后來我為自己找到一個完美又體面的官方回答——


              Someone once asked me, "why do you always insist on taking the hard road?"


              I replied, "why do you assume I see two roads?"


              (有人曾問我,“你為什么總是堅持走那條艱難的路?”我回答,“為什么你會假設我看到了兩條路?”)


              然而用更直白的話來說,“天哪,你怎么會假設我那是在受苦……”



              跟朋友講起我乘飛機從沈陽到廣州的經歷,我雙手在新西蘭的熱空氣里比劃,我說,“你能想象零下二十度的氣溫么?我,一個弱女子,穿著夏天的八分袖,一條黑襯褲,一雙露孔的帆布鞋,在那種氣溫下待了至少四十分鐘才坐上飛機!但我活著回來了!”


              我的聲音震天響,我洋洋得意著。


              朋友聽完哈哈大笑,“我很佩服你的強者心態?!?/span>


              我瞬間喜歡上這個詞語,繼續聽他說,“你還記得有一次我們去露營,興致沖沖去河邊漂流,卻忘記帶了漂浮板,你拿出個紅酒袋,吹了氣就開始漂,那天我們玩得多盡興!還有一次我們忘記帶鑰匙,房東不在家,大家急得不行,你丫的,從哪翻出條毯子,直接在車上呼呼大睡,好像什么在你那里都有解決的辦法,什么都不是問題?!?/span>


              我忽然想到《許三觀賣血記》里的一個章節,那是很多人餓死的饑荒年間,許三觀竟然帶著全家頑強地活下來,書中有個情節,我至今覺得是值得深思的“有趣”。


              許三觀對躺在床上餓得肚中無物的老婆和三個兒子說,“看在我過生日的份上,今天我就辛苦一下,我用嘴給你們每人炒,你們就用耳朵聽著吃了…”?


              他給三個孩子炒了紅燒肉,耐心地用嘴“炒”著,“肉,有肥有瘦,紅燒肉的話,最好是肥瘦各一半、而且還要帶上肉皮,我先把肉切成一片一片的。有手指那么粗,半個手掌那么大…我先把四片肉放到水里煮會,煮熟就行,不能煮老了,煮熟后拿起來晾千,晾干以后放到油鍋里一炸,再放上醬油,放上一點五香,放上一點黃酒,再放上水,就用文火慢饅地燉,燉上兩個小時,水差不多燉干時,紅燒肉就做成了……”?


              許三觀又給老婆做了清燉鯽魚,再給自己炒了盤豬肝,雖然最后他走上了悲劇之路,但在那一刻用意志力,帶領全家活下來的他卻是個英雄。


              強者心態往往十分重要,因為人與人的勝負,苦難時才見分曉。


              02


              記憶中母親一直是個“弱者”,我也一直堅信我們全家都是弱者。


              五歲時我從父母大吵中得知家境的窘迫,母親歇斯底里和摔盤子的頻率,讓年幼的我擔憂自己隨時有卷著席子去大街上住的可能,而每一次經過那些瘦弱的小乞丐我都認為自己在打量著未來的命運。


              七歲時我看母親披頭散發在深夜里給未歸的父親打一個又一個沒有回音的電話,止不住地唉聲嘆氣,從此落下失眠的毛病,那落在墻壁上咚咚喝紅酒的剪影,讓我與母親一同堅信她是個婚姻不幸福的女人。


              十五歲時的我看母親拿著我90分的試卷一臉絕望,“你考不上重點高中你就完了!”我低下頭,認定自己是個失敗的產物,這輩子因那90分而再也不會見到光明。


              而我到二十歲時已經習慣母親的“弱者心態”,她有一項特殊的能力,能夠洞悉生活里一切事物最灰暗的一面,她認為自己的婚姻不夠幸福,孩子不夠優秀,生活不夠富足,住處不夠安靜,就連外出吃飯也覺得沒有一道菜合胃口…仿佛所有不幸都單單降臨在她的身上,我常心痛著看她嘆氣,卻也為此擔憂,緊鎖的眉頭讓她總是忽略生活中充滿希望的那一面。


              我從童年起就沾染上母親的弱者情緒,長大后一度自卑,覺得自己一無是處,滿身問題,尤其是在臨近大學畢業時,母親越來越憂愁的神情使我覺得無能,她常常在午夜醒來,為我即將畢業而發愁,“找不到工作該怎么辦??!”


              這些都令我難過,我總是在早晨醒來,便已覺得人生黑暗,我不明白為什么上天待我“薄情”,向我的命運中投擲一個又一個“天大的問題”。


              成年之后,當我遠離曾有的生活環境,我開始敢于在人前訴說自己被緊緊裹住的過去,我向別人訴說自己的家庭,說那些我曾以為的“天大的問題”,卻發現10個人中有9個都說出一樣的經歷:家境一度窘迫,父母婚姻不幸,自己不夠優秀…


              有趣的是,這9個有著相似經歷的人,卻大多走上了不同的路:有人繼承弱者情緒,繼續怨天尤人,過著和父母同樣的甚至是更差的生活,有人培養自己強者心態,脫離掉舊有的思維,在困難面前迎面而上積極應對,主動改造生活。


              去年末我回國,與母親相處五天,我讓母親嘗試看到生活中好的方面,比如住在小區一樓雖吵卻有一片可耕種的花園,比如門口飯店的飯菜雖沒有完全合胃口但價格實惠服務生熱情,比如回去時的天氣雖然寒冷我卻看到了美麗的雪景…


              我的母親花一生在觀察生活最差的那一面,用很多時間抱怨,以為這樣一個家庭的生活就會好起來,而事實上,我們的家庭,在過去二十幾年里,除了那些三五天發生一次的“暴風雨”,生活質量并未發生任何改變。


              換句話說,弱者心態并沒有發揮出任何積極的作用。


              • 抱怨是最沒有效果的解決方式,而弱者心態是最壞的思維方式,它讓你成為霉運的磁鐵。


              03


              我的樂觀來自后天訓練,在遠行的日子里,每一次遇到困難我都會條件反射般告訴自己,“我沒有回頭路?!?/span>


              • 既然不能回頭,那就積極地走下去,因為我知道無論開心與否,這條路都是我唯一的選擇。


              我一直很喜歡《當哈利遇見薩利》的編劇諾拉·艾夫隆,這個俏皮的老姑娘一生經歷三次婚姻,有過大大小小的起伏,雖說把幾部極好的電影搬上了熒幕,但多年來一直經受很多不明來由的抨擊。


              而她在談起一切人生苦惱時說道,“… 畢竟,我犯過的大多數錯誤最后要么使我變得堅強,要么變成了有趣的故事,有的甚至讓我賺了一點小錢…”


              每個人都會在生命中經歷一些大大小小的意外,這原本就是生活的常態,而若要逃離那些意外的消極影響,就需要時刻擁有強者心態:我要積極看待生活,這世上沒有什么解決不了的問題。


              而姑娘啊姑娘,你可以看起來像個弱者,九十幾斤體重,長裙飄飄,妝容精致,但也必須要有強者心態,以便在風雨來臨時,隨時能脫下裙子穿上戰袍,跟命運宣戰,“去他丫的,誰怕誰,老娘什么都能解決得了!”


              *文/楊熹文,2016年亞馬遜年度新銳作家,一個住在新西蘭房車上的姑娘,熱愛生活與寫作,相信寫作是門孤獨的手藝,意義卻在于分享。新書《人生沒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數》火熱銷售中,講述一個姑娘如何在異國用野路數從一無所有到詩和遠方。歡迎關注新浪微博@楊熹文,微信公眾號@請尊重一個姑娘的努力(neversaynever30),本文經作者授權發布

              看完后有什么想說的?歡迎在文章底部右下角留言評論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全國教育機構推薦虛擬社區@2017

              凸输偷窥XXXX间谍自由_国产女人A片视频免费看_欧美成人免费全部网站_免费人成视频X8X8日本_放荡的女教师3在线观看